当知识成为有利可图的火爆商品时,盗版和侵权现象随之而来

日期: 2018-07-21 16:39:27 / 人气: 84

  在去年的知识付费清单中,何晓华有一项300元年费的支出。她加入了由宾夕法尼亚大学博士生方可成发起的,针对新闻、传播爱好者的“新闻实验室会员计划”。成为会员的她,拥有的福利之一是,每周可获知全球传媒业的动态及发起人就某个话题的个人解读。

  何晓华告诉南都记者,这些仅在会员内部分享的通讯内容曾出现在某知名高校的微信公众号上,也曾被高校老师涉嫌抄袭并对外发布文章。自己付费购买的内容遭遇如此对待,这让会员们很是义愤填膺,每当发现总会主动向平台举报,要求撤稿。

  专属于付费社群的会员福利遭围观分享,这并非个例。

  曾有房地产“大V”入驻主打付费私密社群功能的A PP,入群费3000元。有趣的是,该A PP随后出现了提供“转播内容、代提问”服务的“山寨群”,群费低至200元。一天之内,有上百人加入其中。根据人民日报报道,有“山寨群”成员坦言,“3000元群费太高了,还是希望能花小钱,办大事。”

  据南都记者了解,在一些问答平台上,当提问者的回答被解答后,其他用户可有偿围观。每被围观一次一元。围观的次数越多,答主和提问者可获得的分成则越多。

  来自北京友谊医院的营养师顾中一,在新浪微博上拥有247万粉丝。去年12月15日,经平台工作人员联系,他受邀开通微博问答,目前已回答过154个问题,被围观81514次。在微博问答医疗健康分类中,顾中一排名第二,向他提问需要支付198元。

  顾中一发现,有用户甚至不用花一元围观费,就可轻松知道答案。因为有人直接将答案截图分享出去了,“一般来说,我如果在评论里看到这类留言会直接拖黑。”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中心副主任朱巍对南都记者表示,“作答人拥有版权。如要转载或传播已发表的内容,需经过原创者同意,购买版权或经过整理后再发布,否则属于侵权行为。”

  盗版已成产业链

  盗版者相互举报以打掉对手

  除了付费社群遭遇无偿围观外,南都记者发现,网校课程、会员账号、付费音频、线上讲座视频……在淘宝、闲鱼、微信、QQ群等平台上,有大量知识付费产品被低价出售。

  以“得到”App为例,5月4日,南都记者在一家名为“Evashome”的淘宝店铺看到,用户仅花6.6元便可买到25个专栏发布的所有课程,而这些课程原价都需上百元。购买后,买家可通过加入百度网盘群组查看所需课程,每天早上八点,课程不断更新。该卖家表示,所售课程来自自己注册的App账号和订阅专栏。

  在发现自己所报的一门价值680元雅思课程,在淘宝上仅售25元时,何晓华感慨道,“能省则省,似乎是很多人的惯用思维。”

  除了电商平台外,南都记者搜索发现,大量QQ群也在出售知乎live、喜马拉雅、得到、混沌研习社等知识付费内容。多个2000人的群接近满员。其中,不少QQ群需要回答“本群密码是多少”“从哪里看到的群”等验证信息,回答正确才可加入,还有的QQ群,需要支付3元、5元、20元不等的费用才可入群。

  在一个名为“喜马拉雅得到付费音频”的Q群内,群主“起凡资源吧”称,仅需35元,便可获得得到A PP、喜马拉雅、混沌研习社、插座学院、网易课程、知乎等付费课程总计1700G的资源。群公告显示,“所有音频和视频都是通过高级设备录制。”

  除了录制之外,这些付费产品还来自哪里呢?

  5月4日,南都记者支付20元后,加了一个名为“500场知乎live分享群”。群主“峰”告诉南都记者,他所持有的资源中,有些是自己付费订阅的,有些则是从其他地方收集而来。据他介绍,很多课程都是由群友一起众筹,大家都出一点,就不需要花很多钱了。群主表示,他还有本职工作,并非专职经营付费资源,“只是保本,这个能赚多少?”

  南都记者发现,甚至还有专门众筹购买付费课程的组织。在微信公众号“梧桐中国N PO民间青年商学院”的推送中提及,采用众筹的模式,每个人出一部分钱去购买付费知识,并小范围内共享。花99元即可获得喜马拉雅、得到、网易云课堂、十点课堂、腾讯课堂、知乎Live的数百节课程。

  除了课程资源外,相关付费平台的会员账号亦可售。在淘宝网一家“杂志欣赏推荐之家”的店铺,南都记者看到,花50元就可以买到3000种电子版付费杂志、期刊、网站的账号密码,卖家承诺每天更新,账号永久有效。

  “知识付费侵权已经形成产业链,并在多点开花。”维权骑士创始人陈敛告诉南都记者。维权骑士是原创内容一站式管理、保护及交易服务平台。据他们发现,专门以盗版维生并已成气候的团队超过两三百个团队,而个体运作的则不计其数。

  通过QQ群、微信群、淘宝等渠道,把人吸引过来付费进群,然后以百度云盘或QQ群的方式提供资源,是常见的套路。“我们发现,技术含量高的,甚至有专门提供盗版知识付费的服务号和A pp。”有趣的是,据陈敛介绍,盗版者之间还会相互举报,希望能打掉竞争对手。

  在陈敛看来,这类以商业目的运作的分享群已经侵犯到了原创机构或原创者的根本利益了。“一个人接触到这种渠道并发现有利可图,可能带来100人不会在知识付费平台上付费。


来源:新浪科技


现在致电 OR 查看更多联系方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