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怎么用5000块钱,治好自己的知识焦虑症的

日期: 2018-07-20 16:03:08 / 人气: 67

2018年,类似“知识焦虑”这样的词汇屡屡被人提起;知识焦虑,越来越多的被理解为一种时代病。

在人们解决了饥饿、疾病等生存焦虑后,在21世纪陷入了知识焦虑的泥沼。

哪里有需求,哪里就有产品。

伴随知识焦虑的,是风起云涌的知识付费市场:在线教育越来越被认为是互联网行业的下一波红利,知乎、得到、喜马拉雅是比较主流的知识付费APP,还有很多产品占领了某些垂直的细分领域。

看起来,过去10年电商的竞争史在在线教育行业重演了。

意料之中的,我也成了一名知识焦虑症的中度or重度患者。

除了上述主流或垂直领域的app以外,我还关注了10+个学习相关的公众号或网页;kindle和读书app下载了20+本书电子书。

2018年才过去2个月,粗略的算一下,我在解决知识焦虑这个问题上已经投资了将近5000元——绝不以此为荣,相反,这些东西让我更焦虑了。

不过这5000块钱买的教训,倒是让我重新思考了知识焦虑症。

一、知识焦虑的两种表现

先说说知识焦虑的两种类型,资料收集型和停滞不前型。这两种类型的症状在一定条件下可以互相转换。

包括我在内的很多患有知识焦虑症的人,都有如下的经历:

刚开始会疯狂收集资料——付费的音频、书籍或免费的APP、公众号,来者不拒。刻苦攻读了一段时间,发现知识焦虑的问题并没有因为听课和读书得到缓解,于是进入了下一波收集-学习的循环。

一段时间后,收集型焦虑转变为停滞型:失去了之前学到晚上12点的干劲,所有音视频被尘封,公众号不看了或者直接取关。用鸵鸟心态去解决知识焦虑问题:把头埋在沙子里,假装知识焦虑不存在。

二、知识焦虑产生的原因

百科上对知识焦虑的成因是这样阐述的:在信息爆炸的时代,信息量呈几何量级增长,人类的思维能力却没达到对其接受自如的阶段,这种不平衡引发了焦虑。

不少学者提出,我们正处于新一轮的社会变革时期——施瓦布将其称为第四次工业革命。

这个阶段,既得利益者不想被时代洗牌,未得利益者希望能借势分一杯羹;而掌握信息者,似乎更容易在激烈的竞争中胜出。

信息对你的生存、工作或发展至关重要。

因此,信息爆炸带来的焦虑感成倍增加。

从数学的视角,或许我们可以用下述公式来表达知识焦虑的程度:

知识焦虑程度=信息量×信息重要程度

在写出这个公式的时候,我找到了降低知识焦虑程度的根本方法:降低信息量,或降低信息的重要程度。

三、解决知识焦虑

解决知识焦虑,拢共分两步:

回到这个公式:

知识焦虑程度=信息量×信息重要程度

当两个乘数中至少有一个下降时,知识焦虑症才可能得到缓解。

1. 降低信息量

收集资料不能从根本上解决知识焦虑的问题,原因正是大量资料导致信息量乘数增长。

我曾面临过这样的困局:关注了10+个公众号,一半以上的公众号每天都在推送消息:区块链,比特币,ofo获阿里巴巴17.7亿元投资,盒马鲜生对标7Fresh……

为了了解的更全面,我在kindle里又下载了有关区块链、阿里京东的书籍,又在各种网站上搜索相关的消息。

当这些信息的数量超出我的处理能力的时候,我变成了停滞型焦虑症患者。

也就是说,主流的在线教育APP,一定程度上用大量的课程增加了你的知识焦虑,而不是相反。

解决知识焦虑,首先要做的竟然是删除课程,而不是购买。

2. 降低信息的重要程度

降低信息重要程度这个乘数,并不是心理上安慰自己某个领域的知识不重要,而是要对现阶段需要学习的知识做一个重要性排序。

我将信息重要程度分为三个层次:了解、熟悉、掌握。

这三种层次最大的区别,在我看来是:能否输出。

有一种说法是:用输出倒逼输入是最有效的学习方式。

马云的盒马鲜生,东哥的7Fresh重不重要?

当然重要,它的重要性体现在战略上;对于刚入职的职场小白,战略性的知识,应该属于了解层面。

公众号推送的大部分文章,零碎时间阅读的大部分书籍,往往都是战略类的知识;受限于工作经验和工作职责,这类型的知识既难以理解,又难以输出——学完不能用,过几天就忘了。

多数知识焦虑都是因为过量学习战略类的知识造成的。

成体系的理论知识,其重要性被划分在熟悉层面。系统的理论知识提供了科学认知框架,在工作中起到指明方向、预测结果的作用。

这些知识主要在大学课堂上习得,并在工作中不断被强化,因而属于可输出的类型。对这类知识的学习,可以极大降低知识焦虑感。

而属于掌握层面的,是某项具体的工作技能;如学习某种数据分析软件或图片处理软件。

技能属于最易输出的知识类型,在工作中往往能取得立竿见影的成效,因而是降低焦虑感最快的方式。

综上,治疗知识焦虑的最大误区,就是没有对症下药:

在没有基本技能的情况下,空中楼阁般的学习战略;学来学去,对工作没有一毛钱帮助。

或只是单纯的掌握工作技能,忽视思维的建设——最终成为纯执行类的普通职员。


现在致电 OR 查看更多联系方式 →